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彭凯敲诈勒索案

作者:张小娟  发布时间:2009-12-10 10:41:26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洋县人法院(2008)洋刑初字第154号刑事判决书。

    2、案由:敲诈勒索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洋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员曹长林、李亚娟。

    被告人:彭凯,男,1982年5月1日出生,汉族,陕西省城固县人,农民。因本案于2008年9月12日被逮捕。

    辩护人:罗朝辉,陕西兴振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洋县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巨惠荣;审判员:柳雅君;人民陪审判:刘新民

    6、审结时间:2008年12月5日

    (二)诉辩主张

    1、洋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彭凯从2008年6月7日至2008年8月14日,先后在洋县秦洋酒业有限公司附近、双亚粮油公司附近、东二环路南端、洋州镇金鑫小区、勉县勉阳镇联盟社区三队、汉中市汉台区铺镇中学附近、西乡县城关镇中心市场等处,趁天黑不易被人发现之机盗得王建全、周伟、周俊杰、闫胜利、李娥娃、何建枝、刘通富、杨志宏、王伟、李宇星、何文枝、余志新、孟兴德、周晓强、刘志明、王兴发、孙彩丽、李宏德、糜光生、蒋明华、周建军、周仲丽等人的机动车牌,并将所盗车牌藏匿,后分别留下电话号码,敲诈被害人王建全、周伟、黄贤良、鲁建民、闫胜利、李娥娃、何建枝、刘通富、杜志安、刘志明、李宏德、糜光生、蒋明华现金2620元。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彭凯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之规定,应以盗窃国家机关证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依法判处。

    2、被告人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被告人彭凯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不持异议。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被告人彭凯犯罪后认罪态度好;其作案时间短,被盗车牌均已返还受害人,且退赔赃款400余元,犯罪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请求对被告人从轻处罚。

    (三)事实和证据

    2008年6月7日晚,被告人彭凯窜至勉县勉阳镇联盟社区三队,盗得王建全的六桥挂在陕F12539号前牌,又窜至汉中市汉台区电视塔附近,盗得周伟的出租车的陕F2163号车牌一副。2008年6月11日晚,彭凯到汉台区铺镇中学附近,盗得周俊杰陕EC--6265五征农用车车牌一副。2008年6月20日晚,彭凯到洋县秦洋酒业有限公司附近,盗得黄贤良陕F30201长安之星货车车牌1副;盗得鲁建民陕F12630奥铃货车车牌一副。2008年7月20日晚,彭凯到洋县洋州镇东二环路南段,盗得闫胜利陕F28089南骏车车牌;盗得李娥娃陕F75316“长安”汽车车牌,后又到洋县城区南环路双亚粮油公司附近,盗得杜志宏陕F12329车牌。2008年7月29日晚,彭凯到洋县洋州镇金鑫小区盗得王伟陕F70936及京A33776汽车前牌各一个;盗得李宇星陕F04505汽车牌一个;盗得何文枝陕F11360中巴客车前牌一个。2008年8月12日至14日晚,彭凯在西乡县城关镇中心市场等处,盗得余志新陕AC--7332车前牌一个、孟兴德陕F32213车牌一副、周晓强晋A31799车牌一副、刘志明陕A89316车牌一个、王兴发陕F18806车牌一个、孙彩丽鄂K10709车牌一副、李宏德陕A89503车牌一副、糜光生新F08815车牌一副、蒋明华陕F23120车牌一副、周建军陕F23120车牌一副、周仲利陕AH8829车牌一个。被告人彭凯在盗得车牌后将车牌藏匿,并留下其手机号码,后通过和受害人手机短信联系,要求受害人在其邮政储蓄帐户上汇款以换回车牌。受害人王建全在其帐户上汇入150元并给其交电话费30元、周伟汇入150元、黄贤良汇入180元、鲁建民汇入200元并给其交电话费30元、闫胜利汇入50元、李娥娃汇入200元、何建枝汇入180元、刘通富汇入150元、杜志宏汇入150元、刘志明汇入300元、李宏得汇入400元、糜光生汇入300元、蒋明华汇入200元,共计2670元。被告人彭凯收到汇款后告知其车牌所藏地点。案件侦破后,被告人退赔赃款410元,已发还受害人黄贤良、鲁建民。所盗车牌均已追回并发还给受害人。综上,被告人彭凯采用撬盗他人机动车车牌的手段,要挟车主汇款,共作案六起,敲诈得现金2670元,其中敲诈勒索作案既遂13人次,未遂11人次。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受害人周伟、王建全陈述,均证实2008年6月7日晚,自己的车牌丢失,车上留有手机号码,通过和对方联系,按对在方要求分别向对方帐户存入150元,王建全还给对方交电话费30元,后在对方告知的地点找到车牌。

    2、受害人黄贤良、鲁建民陈述,均证实2008年6月20日晚,自己的车牌丢失,其通过留在车上的电话与对方联系,应对方要求,分别向对方帐户上存入180元、200元,鲁建民还给对方交话费30元,后在对方指定的地点找到了车牌。

    3、受害人闫胜利、李娥娃、何建枝、刘通富、杜志宏陈述,均证实2008年7月20日晚,自己的车牌丢失,通过留在车上的电话号码和对方联系,应对方的要求,分别向对方帐户上汇去50元、200元、180元、150元、150元。后在对方告知的地点找到车牌。

    4、受害人刘志明、李宏德、糜光生、蒋明华陈述,均证实2008年8月12日至14日的一天晚上,自己的车牌丢失,通过留在车上的电话号码和对方联系,应对方要求,分别向对方帐户上汇去300元、400元、300元、200元,李、糜、蒋均在对方告知的地点找到了车牌。

    5、受害人周俊杰、王伟、何文枝、余志新、孟兴德、周晓强、王光发、孙彩丽、周建军、周仲利陈述,均证实2008年七、八月的一天晚上,自己的车牌丢失,车上留有电话号码,通过号码与对方联系,对方要求给其汇钱才给车牌,后交涉未果。

    6、物证爱立信K300手机一部、手机卡一张及邮政储蓄卡一张证实被告人犯罪时和受害人联系的通讯工具,以及汇款帐户。

    7、洋县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从被告人彭凯处扣押的犯罪工具、记有手机号、车牌号、车牌所藏地的纸片及所盗车牌。

    8、洋县公安局调取证据清单,及从受害人处调取的行驶证复印件、邮政储蓄转帐凭证及电话号码纸片,证实车牌属受害人的及受害人向被告人汇款情况。

    9、被告人使用的手机号码信息详单及从受害人鲁建民、杜志宏手机上摘抄的信息,证实被告人通过手机信息与受害人联系的情况。

    10、洋县公安局查询的中国邮政储蓄帐号明细帐,证实被告人帐户上的转帐情况,与受害人陈述及转帐凭证相一致。

    11、洋县公安局现场勘查示意图及照片,证实被盗车牌所藏匿的地点及现场情况。

    12、辩认笔录及发还汽车车牌条据,证实经受害人辩认并将其车牌领回的情况。

    13、领条,证实已发还受害鲁建明现金230元,发还黄贤良现金180元。

    14、被告人供述与上述证据基本一致。

    (四)判案理由

    洋县人民法院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被告人彭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秘密手段盗窃车牌,并以要挟方式索取他人财物,累计敲诈勒索财物金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被告人除了实施了盗窃机动车牌行为之外还实施了对车主进行敲诈勒索的行为,并且在这两种行为当中,盗窃车牌仅是手段,而敲诈勒索才是其目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唯定性不准。被告人彭凯在着手实施部分犯罪时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系未遂,依法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鉴于被告人自愿认罪,退赔部分赃款,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之辩护人关于被告人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建议对其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其关于被告人犯罪时间较短,社会危害性较小的辩护意见,与本案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采纳。

    (五)定案结论

    洋县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彭凯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二、作案工具爱立信K300手机一部、手机卡一张、邮政储蓄银联卡一张予以没收。

    (六)解说

    本案的关键法律问题是彭凯盗窃车牌并以此要挟车主汇款的行为触犯的是盗窃国家机关证件罪还是敲诈勒索罪,在审理中存在两种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彭凯的行为应认定为盗窃国家机关证件罪。盗窃国家机关证件罪的犯罪对象是国家机关证件。我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一款规定:“伪造、变造、买卖或者盗窃、抢夺、毁灭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而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依法查处盗窃、抢劫机动车案件的规定》第七条的规定,“伪造、变造、买卖机动车牌证及机动车入户、过户、验证的有关证明文件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处罚。”这些规定来看,汽车号牌应属于国家机关证件,可以作为本案的犯罪对象,彭凯为了敲诈钱财而实施盗窃车牌的行为,符合盗窃国家机关证件罪的构成要件,应当以该罪定罪处罚。

    第二种意见:彭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秘密手段盗窃他人的车牌,并以要挟方式索取他人的财物,累计敲诈勒索金额已达到数额较大的起点,构成敲诈勒索罪。

    笔者认为:彭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撬盗车牌要挟车主汇款的方法,索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符合敲诈勒索罪的构成要件,应认定为敲诈勒索罪,而不应以盗窃国家机关证件罪论处。理由是:一方面,盗窃国家机关证件罪的犯罪对象是国家机关证件,而机动车号牌是否属于国家机关证件,我们来看一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依法查处盗窃、抢劫机动车案件的规定》第7条规定,“伪造、变造、买卖机动车牌证及机动车入户、过户、验证的有关证明文件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处罚”。刑法第二百八十条一款是“伪造、变造、买卖或者盗窃、抢劫、毁灭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本条是选择性罪名,在伪造、变造或买卖机动车牌的情况下,法律规定等同于国家机关证件来对待,而对于盗窃机动车牌证的,法律没有明文规定,如果按照类推将此种情况等同于国家机关证件,就违背了罪刑法定原则。其次,彭凯除了实施盗窃机动车牌行为之外,还实施了敲诈勒索的行为,并且在两个行为当中,盗窃车牌仅仅是手段,而敲诈勒索才是其真正目的所在。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仅以盗窃国家机关证件罪来认定,那么对后面的敲诈勒索行为则完全无法评价,这与全面(或充分)评价原则相违背。

    事实上,彭凯的行为完全符合敲诈勒索罪的构成特征,应当以该罪论处。我们知道,敲诈勒索罪的本质是行为人对被害人进行威胁或要挟,使得被害人产生精神强制,意思决定自由受到限制,进而对本人或第三人的财产做出合乎行为人非法占有目的的交付。根据我国法律规定,上路行驶的机动车未悬挂机动车号牌的,公安机关道路交通部门应当扣留机动车。因此,车主如果不按照被告人的要求赎回车牌,其车辆就不能上路运行,即使补办车牌也会花费较高,彭凯正是利用了这一点,盗窃车牌要挟车主拿钱赎回。此外,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敲诈勒索财物的数额以1000元至3000元为较大的起点,彭凯撬盗他人车牌,并以此对车主进行敲诈,累计得款2670元,符合数额较大的标准,因此,法院最终以敲诈勒索罪定罪处罚是正确的。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